• 【文化素材】李斯:最怕流氓有文化

    如果说吕不韦是“初中生”,那么李斯就是不折不扣的名校高材生。他师从儒学大师荀子,兼修法学专业,拥有“双学士学位”。“大学毕业”后的李斯考上了县基层“公务员”。按道理他这个条件也不错了,至少是个铁饭碗,衣食无忧。

     

    可是有一天李斯看到厕所里的老鼠骨瘦如柴,见人就逃时,他联想到上次粮仓中的老鼠,肥头大耳、大腹便便,见人毫无畏惧。对比之下,他若有所思:地位决定处境,环境决定眼界,有钱才是王道。荣华富贵、高官厚禄、挥金如土,人往高处走才是人的追求。所以,他辞掉基层公务员的工作,带着满腔热血和雄心壮志来到秦帝国的首都咸阳。

     

    大城市就是大城市,人才济济,“教授”“博士”“海归”比比皆是,竞争激烈。李斯感到一股强有力的压力。博学多才的他暂时只能到丞相吕不韦旗下打工。按理说在丞相旗下做门客也不差,并且此刻的吕不韦权倾朝野、大权在握,早已完成从商界到政界、从商人到政客的华丽转身。但李斯心里大抵是不服气的:我堂堂高材生竟然为一个初中生打工,我大学读了还有个卵用?满腹经纶、才华横溢竟然干不过文盲,天意何时纵斯文。

     

    所以,他心有不甘,打心底里藐视吕不韦这类人: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赶上时代变局,走狗屎运的投机客而已。这类人只有唯利是图,总有一天他将取而代之。

    1


    那么,他成功了吗?

    成功是必然的,因为此刻的他。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刚毕业的愣头青了。为了上位,他抓住每一次面见秦王嬴政的机会,而每当机会来临时,他尽量表现自己的才华。苦心人天不负,李斯终于赢得秦王嬴政的赏识,很快成为嬴政助理,为他出谋策划,实现兼并天下的大计。正当李斯踌躇满志,准备继续向上时,一起间谍案差点断送了他的美好前程。

    秦国的国家安全部门逮捕了一个叫郑国的特工。此人是一名水利专家,估计是通过专业人才引进计划来到秦国的,来到秦国后,他主要负责修建大型水利工程。表面上看没什么,不过国安局调查出他其实是韩国派到秦国的卧底,修建大型水利工程只是为了消耗秦国的人力、财力和物力。知道真相后的秦王嬴政勃然大怒,下令驱逐并遣返各国来秦的人才,当然包括我们的高材生李斯。

    此刻的李斯估计心里五味杂陈,好不容易混到今天的地位,难道就要失去?不,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迅速冷静下来的他马上大笔一挥,写了一封千古名篇《谏逐客书》。秦王嬴政看到此篇文章后,豁然开朗,取消逐客令。不仅奸细郑国没有被处死,而且继续主持修建水利工程,李斯也连升几级,官至最高法院院长兼司法部部长,部级高干,成为嬴政高级助理,一心为秦王嬴政出谋策划,完成中央集权大一统的架构设计。


     

    期间,我们的大商人吕不韦终于迎来他人生的末路,渐渐失宠,最终自杀。吕不韦倒台后,李斯取而代之上位了。或许这正如李斯当年所说,投机客只能嚣张一时。李斯成功了,或许此刻他心里在暗笑。

    不过,李斯真的只是靠读书发家致富的吗?这其中充满了血腥和肮脏。其实,文化人流氓起来比没文化的流氓更可怕,因为这种人富贵后,杀人不见血,为了成功连自己的同学都不放过。

    比如韩非同学。韩非是李斯的同学,也师从荀子。韩非是韩国的贵族,他毕业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韩国工作,一心想为报效祖国。奈何韩王不怎么重视他的理论,他在韩国不被重用。于是他只好著书立说,刚好有个人非常喜欢他的文章,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秦王嬴政,韩非就是嬴政的男神。

    因此,为了能目睹他男神的风采,秦王嬴政不惜出兵吓唬韩国,目的只为见一眼自己的偶像。韩王知道实情后,松了一口气,不就是一个韩非,送给你得了。果然,得到男神后的嬴政立马撤兵。

    可惜,见到男神后,嬴政有一丝的失望,因为他的男神韩非是个结巴,这让我们的嬴政很为难,有点伤心。但更伤心的其实是另一人,丞相李斯,他不仅伤心,而且还紧张,甚至阴险。因为他看到嬴政颇为欣赏自己的同学韩非,他嫉妒不已,同时感到同学威胁到了他的地位。为了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奋斗得到的荣华富贵,他要除掉一切威胁,哪怕是自己的同学。

    于是李斯就在嬴政面前诋毁韩非,最终韩非同学无辜的被囚禁,但嬴政还没有杀他的意思,嬴政太喜欢自己的男神了,只是把他囚禁起来。狱中的韩非很无奈,还一心想着自己的好同学李斯来救他。很快李斯来狱中看他来了,不过不是来救他的,而是来杀他的。

    韩非:为···何?

    李斯:荣华富贵,人往高处走而已。

    痛彻心扉的韩非怎么也想不到好同学会杀自己,他带着满腔怨恨把李斯带来的毒酒一饮而尽,含恨而走。战国时代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韩非就这样死于非命,让人惆怅。

    韩非自己都说人性本恶、人心险恶,人是靠不住的,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,人与人没有相爱和互义,只有互利互惠、势不两立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“冰炭不同器而久,寒暑不兼时而至”。

    国家关系、人际关系说到底都是利益关系,什么仁义道德、温良恭俭让,都是扯淡,谁信谁倒霉,因为时代变了。君臣、父子、兄弟,又如何?利益面前君臣相欺、父子相残、骨肉相争的事情还少吗?但为什么这些事情发生到他自己身上,却看不开了?可见会写的人并不一定会做,文章写的好,事情不一定做得好。

    不过韩非泉下有知应该雪恨了,因为他的同学李斯的下场比他还惨。


     

    你李斯是有文化的流氓,但有的人是小人兼流氓,比如宦官赵高,这就更可怕,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正常人或者说“非人”。所以,与“非人”交手,“文化人”李斯的下场也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  李斯是被腰斩的,死的极其惨烈,罪名是通敌叛国,这个莫须有的罪名自然是赵高给他的。

    临死前他拉着自己二儿子的手说:“我们还能一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散步吗?”。此刻的他心情无比的复杂。他在拼命往上爬的时候,又何曾想过?为了自己的地位连自己的同学都不放过,为了保住自己的高官厚禄,不惜和小人为伍,发动沙丘政变,私改始皇帝陛下的遗诏,致使公子扶苏冤死,废物胡亥上位。太监赵高掌权,指鹿为马,这一切的一切又加速了秦帝国的覆灭。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又何曾想过?

    时间:2016-11-18  热度:498℃  分类:文化热点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